高海拔急救小常識

原文作者最近擔任陪跑員,協助一位參加 Hardrock 100 的跑友,結果她自己高山症發作,以此經驗教育大家在高海拔身體不適時,該如何應對。故事也警惕大家,不要過於托大,為了面子而變得自私,而且不管是多麼重要的比賽或有多大目標,都必需以無私的心態照顧身邊的跑者。

翻譯自 www.irunfar.com | Liza Howard | 2018.08.01

原文:https://www.irunfar.com/2018/08/trail-first-aid-altitude-illness.html

我的好友連續抽了 6 年,終於在 2018 抽到 Hardrock 100 的門票,並邀請我加入他的私補團隊與擔任其中一段的陪跑員。他賽前一個月都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 San Juan Mountains(聖湖安山系)探路與進行高山適應。Hardrock 的賽道在海拔 2133m – 4300m 之間,大部份時間是在 3352m。

這是 Hardrock 的順時鐘賽道升降圖(截取於參賽者手冊)

 

我們兩個都居住在德州的 San Antonio (聖安東尼奧),海拔 198m。我原本計劃賽前一週到當地與他會合,但臨時因工作因素,只能在比賽前一天抵達海拔 2840m 的 Silverton 錫爾弗頓小鎮(賽事的起點/終點)。那天晚上我並沒有睡好,早晨醒來後也開始頭痛,沒胃口吃早飯,感覺疲累。如果前晚有喝酒的話,還真像宿醉的感覺。

 

你應該:

A ) 服用一顆布洛芬(止痛藥)
B ) 多喝水
C ) 少在那邊埋怨,幫忙將裝備搬上車
D ) 開車到海拔較低的杜蘭戈城(Durango) (1988m)
E ) 往更高海拔出發

選好答案在繼續往下看。

答案:

A ) 服用一顆布洛芬:頭痛是最典型的輕微高山症症狀,Acute Mountain Sickness (AMS)。 頭痛的程度可能不一,輕則可能只是微微的不舒適,重則可以像吃了一大口冰。布洛芬這類藥物的確能減輕疼痛,可以照著食用說明服用。

B ) 多喝水:補充水份對高海拔所引起的頭痛並沒有幫助,但是在高海拔的確較容易缺水,所以還是要記得多喝水。沒必要同時高山症發作外加脫水的不適 (其實通常頭痛都跟缺水無關)。

C ) 少在那邊埋怨,幫忙將裝備搬上車,以下是輕微至中等高山症的症狀:

  • 頭痛再加上下方其中一項:
  • 覺得噁心、嘔吐
  • 沒胃口
  • 沒有在動的時候就已經覺得疲累
  • 失眠

只要不再去更高海拔,通常在 48 小時內這些症狀都會慢慢好轉。只要你沒有在坐著的時候就已經喘不過氣、身體失去協調或思緒迷糊,搬行李等輕微的勞動對高山適應是有幫助的。

D ) 開車到海拔較低的杜蘭戈城(Durango)(1988m):這絕對能減輕頭疼。通常下降 610m 就能讓痛疼緩和(還要計算你是從多高的海拔開始往上)。大部份的人在海拔 2438m 以下都不會出現高山症的症狀。

E ) 往更高海拔前進:這絕對會讓你頭更痛,其他症狀也會惡化。你感到不舒服的原因是氣壓下降所造成的血液涵氧量減少。再往上走,涵氧量只會更低,你也會更不舒服。

所以唯一能減輕頭痛的方法就是下降,但是在這故事中,如果我當時就選擇下降,還真的蠻遜的,會讓整個團隊失望。那時我的症狀不算嚴重,也很希望幫助跑友完成挑戰,所以服用布洛芬、多喝水、不埋怨影響團隊士氣都是可接受的答案。

我知道,這是很奇怪的選擇題,唯一大錯特錯的答案是往更高海拔前進,可是當天的比賽必需經過更高的地區,所以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…

 

「Real Food Inside」 以真正的天然食物為食材,成份中並沒有你聽都沒聽過、很繞口的化學成份。 立即購買RUNIVORE能量棒與能量小口包

 

我負責陪跑的路段約 20 英里 (32km),連結 Sherman 與 Cunningham 兩個補給站。

這是 Hardrock 的順時鐘賽道升降圖(截取於參賽者手冊)

 

這一段路,會花相當多時間在海拔 3658m 以上。當我們跑到 Maggie Gulch 補給站時,約達陪跑路段的一半,我的頭非常痛,有如頭骨一直在壓迫腦袋。過去半小時已經吐了,也開始跟不上我跑友的健走配速。從 Maggie Gulch,我們會再往上到海拔 3962m 的 Buffalo Boy Ridge,然後才會下降到 Cunningham 補給站。

 

你應該繼續往前嗎?

A ) 應該
B ) 不應該

先選擇答案,並列出選擇的原因,然後再往下讀。

正確答案是 B 不應該

我已經很明顯是中級高山症發作,持續往上只會讓所有症狀惡化,也已經對我的跑友毫無幫助。在這種環境與情況,我其實對自己與身邊的人都造成危險。

但是我選了A。身為陪跑員,被你負責配速的跑者海放,這不是我當時能接受的結果。因此故事繼續下去…

我們成功越過 Buffalo Boy Ridge,但是雷陣雨與閃電把我們困在 3810m 約一個小時。當時我也開始乾咳,重新起跑後,也完全跟不上我朋友,走走停停,需要休息喘氣。我跟他說我只需要坐一下,但是坐下休息時仍然喘不過氣,而且繼續乾咳。

 

這時候你該怎麼做?

A ) 立刻找安全的路往下切
B ) 繼續往前,再 3 英里 (4.8km)就到補給站了

請先選答案,再往下讀

正確答案

A ) 立刻找安全的路往下切,馬上!

你已經得了 High Altitude Pulmonary Edema (HAPE) 高山肺水腫,液體已經在肺部中累積,是能導致死亡的嚴重高山症。症狀是:

  • 無法運動
  • 持續性的乾咳
  • 呼吸急速
  • 心跳加速
  • 臉色變白或微藍色
  • 咳嗽 (後期)

 

在這時候只有三個選項

  1. 下降
  2. 再往下
  3. 持續下降

馬上!!

如過有氧氣筒等急救設備,請使用。

故事終於結束了。我的跑友曾經在野外急救課學習過 HAPE 相關知識,他強迫我往一條舊的運礦山徑下切,是一條可以更快到達補給站的捷徑,他也先往下跑,看看能否請一台全地形摩托車往上接應我。他很清楚知道他這樣做一定無法在關門前抵達 Cunningham 補給站。 後來我就坐著全地形車然後在轉乘車子下降到海拔 1770m 的 Montrose 小鎮。

抵達 Montrose 時,頭痛與噁心的感覺都明顯消失了。在那兒待了一晚,隔天下午咳嗽與呼吸急促的症狀也好了。如果不是自己那麼自大,愛面子,我朋友可能已經是 Hardrock 的完賽者。唉…

留言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